您的位置:首頁 > 財經觀察 >

月度勞動力調查制度7月試行 過于看重GDP將糾正

2015-06-06 11:20:31 來源:

評論

  調查失業率7月底或試行發布 代替GDP?

  康怡

  還有不到兩個月時間,中國調查失業率的統計工作將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因為從今年7月開始,中國首次建立的全國月度勞動力調查制度將進入試行階段。

  5月1日發布的《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做好新形勢下就業創業工作的意見(國發〔2015〕23號)》(以下簡稱《就業創業意見》)中提到,下一步將把穩定和擴大就業作為經濟運行合理區間的下限,將城鎮新增就業、調查失業率作為宏觀調控重要指標,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及年度計劃。

  中國有望從“十三五”期間開始正式公布調查失業率數據。隨著調查失業率統計口徑的逐步完善,就業在宏觀調控中重要性也開始被重視起來。

  不過也有專家提醒,前些年中國判斷經濟形勢時存在過于看重GDP增速的傾向,近年來正在努力糾正這種傾向,比較重視就業等方面的指標,但也不能矯枉過正,過于看重就業而忽視其它方面的變化。

  調查失業率全覆蓋

  還有不到兩個月時間,中國調查失業率的統計工作將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因為從今年7月開始,中國首次建立的全國月度勞動力調查制度將進入試行階段。

  此前,關于調查失業率等多個就業指標的勞動力調查范圍僅僅覆蓋到65個大城市,此次的樣本擴容,將為全面調查失業率數據的發布打下基礎。

  近日,地方統計部門都開始積極備戰這一重任,有的召開培訓會,有的開始確認月度勞動力擴樣調查的方案與指標變化、樣本抽取方法以及工作流程、時間節點等內容。

  目前,中國官方使用的失業率數據是由中國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負責統計和發布城鎮登記失業率數據。

  但是近年來此數據備受詬病,一方面是因為登記失業率和社會保障掛鉤,而為領取失業金來進行登記的人只是失業人員中的一部分,因此該數據指標覆蓋范圍不全面,并不能完全反映失業情況;另一方面由于該數據發布頻率太低,動態監測性差,登記的項目較少等原因使得登記失業率在較長時間里波動不大,不能精確反映失業的真實情況,因此也就無法觀察就業跟隨經濟波動的變化情況。

  近幾年,采用調查失業率的呼聲開始越來越大。

  去年7月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曾提出,經過幾年探索,目前國內發布使用城鎮調查失業率數據的條件已具備。會議確定,擴大調查失業率統計范圍,完善辦法,由統計部門依法適時發布大城市調查失業率數據,以更加全面動態反映失業情況。

  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盛來運近期發布一季度中國運行數據時透露,國家統計局內部調查失業率在5.1%左右,總體比較穩定。國家統計局此前通報2014年調查失業率在5.1%左右。

  既然已有“特供”的內部調查失業率數據,有觀點認為,眼下應該用調查失業率取代登記失業率。在《就業創業工作意見》中也提到,將城鎮新增就業、調查失業率作為宏觀調控重要指標,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及年度計劃。

  不過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總經濟師張永軍對經濟觀察報表示:“目前用調查失業率完全取代登記失業率的條件還不太成熟,因為當前調查失業率覆蓋范圍還主要是大城市,而且根據經驗,大城市的就業狀況往往要比中小城市好一些,目前調查失業率數據覆蓋城市的范圍不夠廣,也不能全面反映失業狀況。因此就目前來看,調查失業率和登記失業率各有優缺點,兩者可以并行使用一段時間,互為補充。相對而言,調查失業率要比登記失業率要更準確,更真實。”

  不過,調查失業率統計也存在一些缺陷:“現在調查失業率的統計在某種程度上對農民工群體的覆蓋程度比較低,未來也應將這一群體作為重點關注的對象。”張永軍補充說。

  據接近國家統計局的相關人員透露,覆蓋全國的月度勞動力調查制度即將開始試行,在此基礎上,中國官方有望從“十三五”期間開始正式公布調查失業率數據。

  不過,考慮到在已經采取調查失業率的一些國家,例如美國,也會受到統計口徑、政治干擾以及自然失業率變化等因素造成的美國失業率指標短期“失真”。

  如何讓未來中國的就業數據能夠更加完善,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勞動科學研究所所長鄭東亮表示:“目前提出的城鎮新增就業、調查失業率這兩個指標,一個是反映就業擴大的情況,一個是反映失業的情況,除了這兩個數據以外,統計局也可以考慮一些更加敏感的輔助性的指標來反映就業市場的變化,例如就業結構的數據、青年就業變化的數據、進城勞動力和原來城市勞動力的結構性變化的數據等;甚至一些行業指標,如制造業、地產行業,這些指標能更加細致、及時地反映中國經濟出現的結構性變化。”

  “目前各個國家都類似,都是新增就業和失業率這兩個指標。但是也會有其他指標,例如美國也會參考新申領失業救濟。”鄭東亮表示。

  下限管理

  除了中國之外,很少有國家設定GDP的增速目標,大多數國家都更關注失業率,例如在美國美聯儲把QE(量化寬松)退出的目標鎖定在失業率降至7%以下。但是由于之前中國缺乏相對精確和權威的就業指標,就業很難成為宏觀調控的重要指標。

  隨著調查失業率統計口徑的逐步完善,就業在宏觀調控中重要性也開始被重視起來。

  早在2013年年中,李克強總理就首度明確“經濟運行合理區間”的具體內涵:宏觀調控要讓經濟增長率、就業水平等不滑出“下限”,物價漲幅等不超出“上限”。

  在《就業創業意見》中也提到,下一步將把穩定和擴大就業作為經濟運行合理區間的下限。

  以往在宏觀調控思路中,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保增長可以保就業,但不同時間段,滿足充分就業所需要的經濟增速是不同的,而且近年來中國人口總量和結構發生的變化本身也會對就業形勢產生影響。因此和過去通過經濟增速來間接判斷就業市場相比,調查失業率將會更加直接反映出就業市場的狀況。

  就業正在開始成為評估中國經濟發展下限的一個重要指標。如果就業作為中國宏觀經濟下限管理的指標之一,隨之而來的問題是,多高的失業率是這個社會可以承受的。

  鄭東亮表示:“對這個問題,這么多年社會上也沒有定論,社會對失業率的承受程度也和很多其他因素有關。例如,如果一個國家長期失業率比較高,那么它對失業率的承受度也會比較高;另外承受度也和失業結構有關,失業人員里面長期失業占得比例比較高,可能社會承受力也會比較低一些。”

  對于上述文件中提到的“下一步將把穩定和擴大就業作為經濟運行合理區間的下限”的表述,鄭東亮也特別解釋說:“這并不是說就業就是惟一指標,如果說經濟下行,影響到基本面,失業率發生明顯的變化,這個肯定是危險的,要采取調控措施的,但是觀察經濟,還會有很多其他指標,文件只要是強調就業的重要性,但是并不能作為惟一的指標。”

  此外,張永軍也提醒說:“前些年,中國判斷經濟形勢時存在過于看重GDP增速的傾向,近年來正在努力糾正這種傾向,比較重視就業等方面的指標,但也不能矯枉過正,過于看重就業而忽視其它方面的變化。尤其是在中國就業統計體系不太健全的情況下,根據城鎮新增就業人數等少數幾個指標對就業形勢做出準確判斷尚且困難,如果在此基礎上形成對整體經濟形勢的判斷,就容易產生誤判的風險。”

  為此,他建議在就業數據方面,除了城鎮新增就業人數、調查失業率數據外,城鎮凈增就業人數等指標也應該受到關注。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參與評論

每日推薦

圖片新聞

熱圖推薦

混合关竞彩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