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財經觀察 >

國研中心副主任:未來十年GDP平均增速6.2%

2015-06-06 11:20:33 來源:

評論

  國研中心副主任:未來十年GDP增速6.2%

  降蘊彰 常博

  劉世錦在2010年提出的判斷得到了應驗。

  作為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世錦是國內頗具影響力的經濟學家。早在2010年,他帶領的研究團隊就提出一個基本判斷:在兩三年內,中國經濟的潛在增長率將會有較大幅度的回落,進入高速到中速增長階段的轉換期。

  這一判斷得到應驗后,由劉世錦等學者撰寫的相關論著在2013年獲得孫冶方經濟科學獎。

  2015年,劉世錦的研究團隊又提出新的判斷:今明兩年將是中國經濟中高速增長的觸底期。在研究近期國內經濟發展變化的同時,劉世錦帶領的團隊對2015年到2024年的中國經濟增長態勢,也作出了分析判斷:預計到2020年以后,GDP增速將會低于6%,而未來十年,GDP的平均增速將是在6.2%左右,中國發生大規模經濟危機的概率也很小。

  在接受經濟觀察報專訪時,劉世錦表示,對需求端要適當地穩投資,對供應端則要快速減過剩產能。過剩產能退出去了,這些行業的產品價格就能夠回升,PPI能夠恢復正增長,企業能夠恢復盈利,財政狀況也會有所好轉,也就不存在所謂的通縮了。當前穩增長要穩投資,關鍵是穩效益,效益穩了,增長才能真正穩,所以說穩增長要服從于穩效益。

  劉世錦補充表示,中國經濟下一步需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是全面持續的提高要素生產率,這也是實現中國經濟平穩轉型的一條主線。

  增速回落是經濟規律使然

  經濟觀察報:你在2010年提出中國經濟將會下一個較大臺階時,曾引來很多媒體和專家的一片質疑聲,但后來判斷被應驗了,現在又對未來十年的經濟發展趨勢,做出了分析判斷,請問,你是基于哪些具體的研究分析,才得出這些基本判斷?未來十年GDP的平均增速大約是多少?

  劉世錦:早在2010年,我所在的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團隊就做過一項研究,通過對二戰后國際工業化歷史經驗的梳理,觀察到一個重要現象:一批成功的追趕型經濟體,像日本、韓國、中國臺灣,也包括歐洲的德國在內,在經歷了二三十年的經濟高速增長,人均GDP達到11000國際元時,幾乎無一例外都出現了經濟增速放緩,平均降幅達到30%以上,有的達到一半左右。我們進一步的研究結果表明,經濟增長從高速轉至中速,并非主觀選擇,而是經濟發展規律使然。

  從中國的實際情況來看,最近兩三年,中國經濟增速由過去的10%左右,回落至7%至8%之間,這標志著已經進入了高速向中速階段的轉換期;人均收入方面,早在前兩年,東部沿海發達省份的人均GDP就已經接近11000國際元,到2014年,全國人均GDP也達到了這個關鍵點。對照國際經驗,中國經濟增速出現回落,確屬經濟發展規律使然。

  現在我們所做的“中國經濟增長十年展望”,是從2013年開始的一項研究。在邏輯思路上,延續了之前經濟增長階段轉換的分析框架,與之前有所不同的是,我們將研究聚焦于未來十年,特別是當前和較近的幾年。在分析過去一年發生了什么變化、今年將會發生什么樣變化的基礎上,我們確定2015年的主題為“攀登效率高地”,集中分析2015年到2024年這一時期經濟增長總的態勢。

  目前大家都很關注中國經濟在短期內會不會出現過快下滑?中高速增長的底或者是均衡點在什么地方?經過深入的分析研究,我們做出的一個基本判斷是,今年和明年這兩年很可能是中國經濟中高速增長的觸底期,認為應該采取緩沖性的宏觀政策和效率導向的政策措施,戰略上以守為攻,把底線守住,不出現全局性、系統性的風險,以推動中國經濟實現轉型再平衡。

  按照我們的分析預測,未來十年GDP增速會逐步降低。2015年有條件爭取7%左右的增長,再往后應該是低于7%的,到了2020年以后會低于6%。未來十年GDP大體上平均增速會達到6.2%左右。

  經濟觀察報:GDP從過去的10%左右,回落至7%、6%之后,會不會導致出現嚴重的財政收入偏低、城市就業困難等問題,甚至出現經濟危機?

  劉世錦:對于經濟增速數字要理性看待。從國際經驗看,經歷較長時期高速增長的國家,在轉型期往往不愿接受增速下降的事實,采取強力刺激,反而導致矛盾的進一步積累和拖延,甚至引發一系列危機。在轉型過程中,利用相關調控手段,平抑經濟波動、防止短期過快下滑是必要的,但應堅持速度服從質量的原則。

  在經濟規模持續擴大的情況下,增長基數相應增大,服務業所占的比重上升。盡管增長速度有所回落,但一個百分點所對應的經濟新增量和可吸收的就業人數,比以前顯著加大了。與2000年時相比,現在中國經濟總量已經擴大5倍左右,那時增長一個百分點所對應的新增量約為1000億元,到2013年就達到5000-6000億元;經濟增長一個百分點所吸收的就業人數,在2005年約為80萬人,到2013年則達到了170萬人,總體上就業形勢還是很不錯。

  按照我們的分析預測,隨著中國經濟規模的擴大,未來十年,中國經濟每年的新增量最少達7000億美元,這相當于在世界上排在第20位國家的經濟總量;服務業比重會上升到60%左右,而服務業比工業吸收更多的勞動力。綜合起來看,不會出現嚴重的財政收入偏低、就業困難等問題。我估計,未來十年,中國出現大規模經濟危機的概率也是比較低的。

  新常態第一個特征就是由高速增長轉向中高速增長,這是一個規律,要尊重規律。中國經濟下一步需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是全面持續的提高要素生產率,這才是中國經濟實現平穩轉型的一條主線。

  穩增長的關鍵是穩效益

  經濟觀察報:在什么情況下,中國經濟才有可能結束探底、停止下行?

  劉世錦:中國過去30多年的經濟高速增長,最主要依賴的是高投資,而高投資又主要分三項,即基礎設施占20%-25%、房地產占25%左右、制造業投資占30%以上,三項合計起來占到總投資的80%-85%。而制造業投資又依賴于基礎設施、房地產和出口,基礎設施、房地產和出口這三只“靴子”都相繼落地了,高投資也就觸底了,中高速增長達到均衡點也就達到了。

  現在中國的基礎設施建設和出口都基本觸底了,房地產開始回落。對這一輪回落,有人認為只是周期性調整,過一段時間還會起來。我們的判斷是,占到房地產70%以上的城鎮居民住宅的歷史需求峰值大約是1300到1400萬套住房,這個點在去年就達到了。往后基本上持平,之后還會逐步回落。

  經濟觀察報:你曾說,2015年穩增長的關鍵就是穩投資,為什么還要重點強調穩投資?

  劉世錦:如果把增長階段轉換分為上下半場的話,前些年的經濟高速增長階段就是上半場,從去年10月開始,增長下行壓力加大,這標志著已經進入了增長階段轉換的下半場。進入增長階段轉換期后,矛盾和風險集中開始逐步顯露或釋放,不確定、不穩定因素較以往也明顯增加,短期內經濟過快下滑的可能性正在加大,在這一時期能夠保持經濟增長基本穩定,不出現大的起伏,同時在結構調整、增長質量改善上取得實質性進展,就顯得尤為重要。

  就2015年而言,要實現7%左右的經濟增長目標,房地產投資預計會降到8%左右,制造業投資預計增長12%左右,如果政策支持力度到位,基礎設施投資也有望實現20%左右的增長,除此之外,生產性服務業的投資增長空間很大,這塊預計會保持20%左右的增長。綜合測算下來,2015年的固定資產的投資估計會增長14%左右。這樣的話,2015年穩增長的關鍵還是要穩投資。

  我們強調穩投資,并沒有說要人為的把它拉高。從需求端來講,可以把投資適當的穩一穩,更重要的是如何使供給端的嚴重過剩產能盡快退出。在過去十多年的時間,隨著房地產和基礎設施的高速增長,中國一大批重化工業也快速的增長,需求端增長放緩以后,這些行業嚴重產能過剩的行業一直調整很慢,突出的有煤炭、鋼鐵、石油、石化、鐵礦石等行業。最近我們注意到一個現象,去年下半年開始工業部門利潤下降,主要是上述幾個行業造成的。對需求端要適當的穩投資,對供應端則要快速減過剩產能。過剩產能退出去了,這些行業的產品價格就能夠回升,PPI能夠恢復正的增長,企業能夠恢復盈利,財政狀況也會有所好轉,也就不存在所謂的通縮了。由此而論,當前穩增長要穩投資,關鍵是穩效益,效益穩了,增長才能真正穩,所以說穩增長要服從于穩效益。

  但目前地方政府對減產量、去產能態度不大積極甚至消極。盡管大家認識到嚴重過剩行業調整難以避免,但往往希望別人調自己不調。除了試圖回避企業關閉、債務處理、人員安置等帶來的矛盾外,維持已有的企業,就有一塊GDP,還可以收到增值稅,也是不少地方政府的“小算盤”。但這樣做的結果,是企業大面積虧損,差企業想退還退不出,好企業也要被拖垮,實際上是不可持續的。在成熟的市場經濟中,過剩產能退出是市場選擇的結果。在現階段中國體制條件下,產業進入和退出都受到政府特別是地方政府力量的特殊影響,市場作用有限。在嚴重過剩行業去產能問題上,還是要用謀劃和采取一些行之有效的政府加市場的解決辦法。

  “互聯網+”帶來發展契機

  經濟觀察報:現在國家發改委等部門正在抓緊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這也是目前的一個熱點話題,你對互聯網改變實體經濟的前景有何看法?

  劉世錦:對于互聯網改變中國實體經濟的前景,我還是比較樂觀的。現在網購很火爆,實際上這只是一個序幕,互聯網對傳統經濟改造才剛剛開始,重頭戲很可能出現在互聯網對企業生產過程的深度改造,也就是產業互聯網的發展上。

  互聯網對實體經濟的改造與嚴重過剩行業的洗牌過程不期而遇,兩者碰撞會催生出新的生產流程和商業模式,這將使中國這一輪產業重組與歷史上曾經出現過的類似產業重組有很大不同。再有就是,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市場,為“互聯網+”的創新提供了獨一無二的試驗、推廣環境。

  互聯網與實體經濟融合和改造、對嚴重過剩行業洗牌、擁有最大的市場規模,這三重因素疊加起來,將會大大提高中國“互聯網+”創新的成功幾率,對推動全面持續提高生產率的作用也很大。

  經濟觀察報:你在談到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時也提到農業。

  劉世錦:現在中國農業發展方式很難持續。按統計數據,農業的就業比重為30%,產值比重是10%,但實際上從事農業的人數比重在20%以下,即便如此,農業的勞動生產率還是相當低的。中國主要的大宗農產品價格與國際市場嚴重倒掛,國內農產品價格已經很高,但由于種子、化肥等農業生產成本的迅速上升,導致農民種糧并不賺錢。還有,農藥、化肥、重金屬等對耕地的污染嚴重。很顯然,中國農業發展方式轉型迫在眉睫。

  轉型的關鍵是加快城鄉之間土地等資源的流動和優化配置。市場經濟的要義是通過資源流動實現優化配置,這一原則對土地資源并不例外。毋容置疑,保護稀缺的耕地資源、重視城市規劃尤其保護農民利益都非常重要,但這并非由計劃者的主觀認定,而必須受到市場信號的制約和檢驗。隨著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工業和城市擴展而占用土地的壓力減緩,而城市資源下鄉的動力明顯增強。應順應城鄉融合發展的新特點,以提高土地資源的配置和利用效率為重點,加快土地制度改革試點,給地方和基層在體制機制創新上更大一點的空間。同時,通過土地確權和合理流動,使農民在土地資源上的權益通過價格變化得以顯示,并通過交易和優化配置利用得以實現,這樣才能真正界定好、保護好、發展好最廣大農民的利益。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參與評論

每日推薦

圖片新聞

熱圖推薦

混合关竞彩计算器